徵信社全球資訊網
徵信服務品項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服務項目 > 兩性話題 >
 
我是同志,我也擁有愛人的權利

大概國中我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了,身邊同學都在說哪個女生很正的時候,就我一個人對女生毫無興趣;反而是那時候班上有一個男生,他很愛玩很愛鬧,在教室上課總是打瞌睡,到了體育場才會生龍活虎,我以前常常跟在他身邊,下課後一起打屁聊天,我佔著他身邊好兄弟的位置,卻偷偷的在心裡暗戀他。

我還記得大學時,父母一心想要我快點交個女朋友,他們處心積慮想從我這裡套話,總是問我:「班上有沒有什麼漂亮女生啊,有的話要帶回家來看看啊!」每次面對父母親,我都有向他們出櫃的衝動,但是我知道「同性戀」對那個年代長大的父母來說,簡直是天方夜譚,所以我只能自己把這個秘密吞下去,甚至曾經順著他們的意交了女朋友。

交女朋友的那段日子,應該是我最痛苦的時刻。我喜歡她,不過也僅止於朋友的喜歡,我知道她期待些什麼,我只能硬著頭皮去做,我覺得自己每天戴著面具扮演別人的角色,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。後來,我還是和她分手了,即使我從來不想傷她,卻還是徹底地傷了她。

女朋友沒了,父母比之前更擔心,我告訴他們我們個性不適合所以分手,沒想到他們不相信,竟然還找徵信社偷偷調查,結果透過徵信社,我的性向這件事爆發了。

父親無法接受,母親則是天天哭,其實我很苦惱,我不覺得自己做錯任何事情,身為同性戀難道是種錯誤嗎?只是我愛的人性別和其他人不太一樣,這又有什麼不對呢?為什麼我的父母,因為我的性向就要否決我整個人?

我是同性戀的事情被父母知道後,我們家歷經一場激烈的家庭革命,每次我回家就會和父母大吵架,可是我還是每個禮拜都回家報到,我還是每次和他們吵個沒完沒了,因為我想讓他們接受我,接受我的全部。即使每次回家後都被父親的口不擇言傷得體無完膚,我還是一直回去,還是一直堅定自己的立場。

大概直到我當兵回來,我和父母的關係才有了改善,因為當兵時我曾經因為性向受到些微的霸凌,尤其是父親知道後,態度終於柔軟下來,他不再強求我要像個正常男人一樣,不再說我喜歡男生是奇恥大辱,他只告訴我:「你是我兒子,不管怎樣你都是我兒子,我不准別人欺負你。」

現在,我的工作很忙,有時候下班回家已經深夜,父母親已經入睡,但是桌上總是會留下一份飯菜,我知道那是他們的心意,因為不管我愛男生還是女生,在他們眼裡,我都是他們的兒子。

回上一頁